一位抗美援朝老兵的教育夢——記簡陽中學退休教師王鳳華(王明)

文章來源:蘇蘇校園書會 發布時間:2020年02月01日 點擊數: 字體:

大家看下那位老人

2019年12月25日,冬日的簡中西區校園,暖陽照耀,120年的黃桷樹像春天的使者,依舊葉茂蔥綠。學校離退休工作總結表彰大會剛結束,200多位老人邊走邊聊,興致勃勃地望著一草一木,聆聽郎朗書聲,看冬將去春在待的季節大戲。

一位70多歲的劉老師追上來叫住了我們:大家看下那位老人,馬上85歲了,抗美援朝回來的,無兒無女,與老伴一起住在愛晚中心,不善言辭……

我們與陪著的另外幾位老人都停下步,回頭望去:一位步履堅定的老人在向我們走來,背已經有些彎駝,但目光炯炯,腳下生風,仿佛充滿了無限的力量。

頓覺心生敬意,內心溫暖。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

1935 年亂世的中國,華北事變后日本侵略步伐加大,危機嚴重。中國大江南北熱血流淌,民族之氣沸騰。在簡陽老縣城的正中街,一名可愛的男孩出生了,給這個普通的家庭帶來了希望和生機。爸爸給這名男孩取名叫王明,小名叫鳳華,希望振興家運,報效國家。

但見時光流似箭,豈知天道曲如弓。王鳳華才幾歲,父親就因病早逝了,全家的擔子落在了母親一人身上。戰亂時代的日子不好過,王鳳華少年早熟,小小年紀就幫母親分擔家務,洗碗做飯樣樣都會,生怕自己哪樣學不會。

動亂時代,更需要強本領,長見識,亂世方明鐵肩義,正是男兒讀書時。到了該上學的年紀,王風華以優異成績考上了由簡陽一鹽商舉辦的紀云中學,現在簡陽市人民醫院附近棋盤山下。學校因故停辦后,他后參加了童子軍,并到了簡城鎮中心國民小校繼續學習。

風云變幻的時代,個人命運也是跌宕起伏的。讀了幾年這所學校又停辦了。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王風華再次以優異成績考上縣中,即現四川省簡陽中學,他很清晰的記得自己是在13班學習,作為共和國的學子,同學們人人很努力,少年負壯氣,奮烈自有時。

尚思為國戍輪臺

轉眼到了1950年,兩極格局下的世界,局勢動蕩,美國率領聯合國軍侵略朝鮮,戰火燒到了中朝邊境。剛入學一個月后的秋季,15歲的王風華在思考自己的未來:學校說在校生可以報考部隊院校。國家安全為第一要務,年輕的王鳳華覺得自己的使命不應該僅僅是學習。于是,他毅然報考了內江軍分區主辦的軍政干部學校,讓他驚喜的是,自己被錄取了。

在接受了幾個月左右的思想教育和作風整頓后,王鳳華與一些同學一起被選拔到了河北集訓,那是抗美援朝士兵培訓的大本營。從內江步行了5天,到了重慶,然后由重慶坐船到了武漢,再從武漢坐火車到河北內丘縣。在這里,他有了自己的部隊番號:中國人民志愿軍第三兵團第15軍第29師,秦基偉任軍長。在這里,他與戰友們接受了一系列的高強度訓練。

幾個月以后,王風華隨部隊坐火車到了遼寧的鳳城,并走路到丹東,再從丹東跨過鴨綠江,于1951年3月25日達到朝鮮。由于援朝的多數戰士都是文盲和半文盲,王風華自覺擔任了所在部隊的文化教員工作,教戰士學拼音、寫漢字,從拼音和漢字去觸摸祖國。

他被編到了偵查連,與邱少云一個部隊。朝鮮的冬天很冷,夏天很熱,由于美國掌握了制空權,所有志愿軍戰士白天都不行動,全是夜間行軍。王鳳華記得,每名士兵發了一塊雨布,白天就躲避在民房或樹林下,以炒面壓縮餅干充饑。由于偵查連離部隊較遠,領不到糧食,就吃身上帶著的黃豆,喝水溝里的水,疲倦了倒地就睡。冬天的朝鮮是零下40度,平常主要在防空洞中御寒,雖然部隊發了棉衣、大衣、毛皮鞋,發了木炭烤火取暖,但寒冷時刻圍繞著每名戰士,很多戰士整個冬天的臉都是紫色的。

朝鮮戰爭是從北往南的,總共5次大戰役,老人家記得自己主要參加的是第5次戰役,龍華洞阻擊戰,上甘嶺戰役,老人家記得很清楚。說到著名的上甘嶺戰役,他神色凝重,說,3000多架次飛機啊,200多萬發炮彈啊,10000余枚炸彈啊,15軍堅守上甘嶺40多天啊,志愿軍戰士挺住了,美軍被釘在了上甘嶺。

知道嗎?老人家是不愿意回憶但又是永遠不愿忘記的這段記憶:這是不列顛之戰以來世界戰爭史上最猛烈的一次火力攻擊,慘烈啊,我們傷亡了11000多人,4000多犧牲的士兵被安葬在了異國他鄉的烈士陵園。我們的陣地被炮火削低了兩米,所望之處沒有完好的建筑,所見之處沒有完好的田地,到處是殘垣斷壁,草荒人亂,戰爭的烙印深深地印在這片土地上。

泉涓涓而始流

1955年王風華終于從朝鮮回到了祖國的土地,住在武漢,作為一名軍人繼續訓練。1958年他選擇了退伍,他憑借自己的文化功底參加高考,如愿考上了西南民族學院漢語專業。1960年畢業分配,他選擇到了西昌師范,擔任初中師資培訓班老師,覺得找到了人生的新起點。

教書育人幾年,夢里總是家人,魂牽夢繞的總是家鄉。后來,王鳳華回到兒時求學的母校簡陽中學教書。他精心備課,認真上課,與老簡中教師一起托起每名學子的未來。

轉眼到了1981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響了家興國富的號角。一切穩定了,王鳳華覺得應該考慮成家了。這一年,他與從瀘州化工學校畢業到簡陽磷肥廠工作的愛人林桂芬相愛結婚了,而這一年,他已經46歲,愛人也42 歲了。

1989年退休后,經常有人問他,作為抗美援朝戰士,您有什么特殊待遇嗎?他說有哦,經歷戰場的鍛煉,戰火的洗禮,這就是成長歷練呀,不是人人都有的待遇啊。成了一名老師,衣食無憂的生活就是特殊待遇,原來做夢都沒有想到的好日子呢。

因為結婚晚,兩位老人沒有孩子,老兩口相依為命。年前去愛晚中心看望他們,我問:這里感覺怎么樣?他說還是有些孤獨,馬上又否認,不孤獨,這里有很多老人,服務員對他們也很好,很幸福啦。

對世界保持善良,是人間最好的修養

苦瓜好吃嗎?苦瓜有個特點,和別的菜一起煮,不會讓其他食材變苦,所以他又叫“君子菜”,不苦別人只苦自己,這是我聽過對君子和苦瓜最簡潔的定義。

誰說不孤獨呢?從愛晚中心走出來,老人一直目送我上車,看著漸漸遠去孤獨的身影,我回望了一下,不能言語,有熱熱的東西咽在喉里,只揮揮手,就地站著,眼淚一下就流下了。

他們還站在了原地,站在新時代的歲月深處,還在眺望。

文章已于2020-02-01修改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下一篇:沒有了!
JBO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lol| 竞博电竞| JBO| JBO电竞|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