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陽中學校友汪清作品《強音符》

文章來源:遇見yu分享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06日 點擊數: 字體:

一九九一年春,位于歐洲中部的瑞士洛桑市。

國際奧委會首次在這里舉辦了《當代中國體育藝術展》。參展作品中有26件藝術品是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親自挑選的,其中一幅油畫《強音符》是唯一 一件由作者自愿捐贈的作品。這位創作者正是名不見經傳的四川省簡陽師范學校青年美術教師汪清。《強音符》描繪的是一個殘疾人驅動著輪椅在跑道上奮力拼搏的情景。透過畫面,我們可以感受到創作者汪清,以孜孜不倦的進取精神、拳拳報國的赤子之心奏出的一曲時代強音。

一九八九年冬,舉國上下掀起了一個“迎亞運,做貢獻”的熱潮。作為一個有志青年,汪清心潮澎湃,終日思索著怎樣為亞運會做貢獻。正當他躊躇莫展之際,《四川美術通訊》披露了亞運會期間將在北京舉辦大型體育藝術展的消息。于是,一個用畫筆為亞運會增色添彩的念頭在他心中萌發了。

汪清擅長的是年畫,近年來他有近百件作品入選各種大型美展,且有不少佳作已出版發行。可是,這次體育美展征稿的七個畫種中唯獨沒有年畫。雖然他在四川教育學院進修過油畫,但油畫是源于西方的世界正宗畫種,國內也不乏名家高手,一個剛剛冒芽的無名小草,怎能與大樹爭高下?

經過冷靜的思考,汪清抱定了一個信念:”獲不獲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片丹心獻亞運,目標已經確定,就應該勇往直前”。最后,汪清決定畫一副殘疾人驅車奮進的油畫,表現一種身殘志堅,勇于拼搏的精神。

▲國際奧委會頒發的證書

主題剛一確定,困難接踵而至。殘疾運動員乘坐的輪椅,汪清從未見過。于是,他不辭辛勞,邁開兩腿,在縣城里進行地毯式搜索,但始終沒有找到那種比賽用的輪椅。正在“踏破鐵鞋無覓處”之際,有人告訴他成都假肢廠有這種輪椅。他立即背上相機直奔成都而去。同樣有愛國情懷的假肢廠領導聽說是給亞運會作畫,非常熱情地領他參觀,并詳細介紹了這種輪椅的結構和功能。汪清喜不自禁地坐上輪椅在廠房里跑了兩圈,親自體驗了殘疾人坐輪椅的滋味。

一切準備就緒,這下可以動筆了。可是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汪清的母親突然病倒了。向來對父母非常孝順的汪清不得不擱下畫筆,護送母親到縣里和省上的醫院檢查。誰知最后檢查結果竟是晚期腺型肺癌。這可怕的的消息猶如晴空霹靂,震得汪清兩眼發黑,頭腦發懵。怎么辦?是護理母親還是繼續創作?古人說,忠孝不能兩全。汪清權衡輕重,決意要把對祖國的忠誠和對母親的孝心融為一體,注入筆端,畫要繼續畫,母親的病也要認真治。他堅持每天騎自行車到三公里之外的學校上班,下班騎車回家照料母親,在家人的輪換下擠出時間作畫,做到了護理、創作、教學三不誤。

創作的過程是艱難曲折的,特別是工作,家事,母病,創作交織在一起,弄得汪清焦頭爛額,疲憊不堪。創作中,汪清一絲不茍,反復描繪,精益求精,大有衣帶漸寬終不悔,畫不驚人誓不休的決心。為了表現運動員汗流浹背,奮力拼搏的神態,汪清把自己當成模特,不顧隆冬的寒冷,用溫熱水一杯一杯地往身上潑,落湯雞似的他冷得瑟瑟發抖。為了追求生活與藝術的統一和真實,他像演員塑造角色一樣執著,刀山火海也敢闖,水坑泥潭也要跳。但遺憾的是,潑的水與運動后出的汗大相徑庭,效果很不理想。后來,他終于想出了一個好辦法,穿短褲、背心跳繩,一直跳到大汗淋漓,然后到穿衣鏡前面去觀察,從而獲得了創作的靈感。我們現在看到的畫面:運動員驅動著輪椅在跑道上奔跑,猶如五線譜上跳動的音符,給人以激勵與鼓舞;運動員咬牙拼搏,青筋鼓脹,汗水順著發尖、鼻尖、臉頰像斷線的珠子一樣往下滾。那種拼盡全力作最后沖刺的狀態躍然紙上,惟妙惟肖。

冬天油墨干得慢,不能連續著色,眼看交畫日期越來越近,汪清情急生智,用電吹風把畫吹干再著色、著色后再吹干,如此反復,從而加快了著色的進程。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經過幾個月的精心打磨,《強音符》終于出爐了。可是難題又來了,畫面長1.4米,寬1.2米,加上畫繃子,又寬又長,運輸極為不便。按當時的程序應先送內江市初選,選上后再送省上,為了減少迂回運輸,汪清征得內江市藝術館同意后,決定將作品直送省展覽館。

九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汪清安排好生病的母親和年幼的孩子,夫妻倆像送女兒出嫁似的,滿懷喜悅的心情找了一輛小貨車,運送作品到成都。因貨車不能進入市中心,他們只好在跳傘塔下車。(跳傘塔與展覽館有四站路的距離),又寬又長的畫屏,身材瘦小的夫妻倆抬起扯扯絆絆,行走步履維艱。行至錦江賓館路口時,車流人流如潮如浪,通行十分艱難。一位好心的民警聽說是獻給亞運會的畫,便主動熱情地護送他們通過了一個個擁擠的路口。好不容易把畫屏抬進展覽館后,氣喘吁吁的妻子癱倒在椅子上說:“要不是為了亞運會,我肯定抬不進這個大門!”

可誰知道,送去的是熱騰騰的滿腔希望,得到的卻是冷冰冰的一句答復:“交畫時間推遲了一個月,你拿回去繼續畫,油畫無止境。”搬運如此困難,怎能再往回搬,汪清只好不抱任何希望地把畫寄放在那里。

命運多舛,九零年四月,汪清出差到內江,向有關方面打聽省美展情況,得到的回答猶如當頭一棒:簡陽有一幅畫先斬后奏,越級上交,我們不會理他!汪清頓時嚇懵了,回到家里,他凄然地對家人說《強音符》可能要被打入冷宮!那個年代,個人是無法與行政權力抗衡的。果然不出所料,五月初省展覽館開始選展時,放在墻角落里的《強音符》無人問津,真有明珠暗投的悲哀!

直到九零年五月中旬,遭遺棄的《強音符》被內江市藝術館的同志意外發現,馬上送往組委會后當即入選。汪清獲悉省美展開幕的消息后,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趕往省展覽館。他想:在這佳作云集的大型美展中,《強音符》即使入選也可能排在最后。于是他悄悄的從后門進入展廳,寬闊的展廳里,展品紛呈,人頭攢動,佳作目不暇接,但唯獨不見《強音符》。汪清的心涼了---《強音符》十有八九被槍斃了。當他沮喪的步入正廳時,懸掛在墻上的《強音符》卻突然躍進他的眼簾......這真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好事多磨,汪清喜出望外,激動得快要跳起來。工作人員告訴他:昨日曾閉館評選,已選出佳作送北京候選,《強音符》是否入選已記不清了;但有一個方法可以推斷——15名評委各自用圖釘將選票釘在畫架上,最后收票統計,8票以上便可當選,只要數數圖釘留下的釘眼就知道結果了。汪清照此點數,《強音符》下的釘眼可以肯定的有11個,另有兩眼辨認不清,看來《強音符》選送北京已有九成把握。

全家人還來不及慶賀這個懸而未決的喜訊,汪清又接到省委宣傳部要他速赴溫江參加“學英雄、繼傳統、立新風”年畫創作的通知。在學校和家人的支持下,他毅然參加了創作班。七月下旬,正當創作進入攻堅階段,汪清突然接到母親病危的加急電報。他放下畫筆,立即趕回簡陽。正在醫院輸血、輸氧的母親見到匆匆歸來的兒子,既興奮又氣惱,她以手勢埋怨汪清不該回來,并要他立即返回創作班。次日,母親的病情有所緩和,為了完成重要創作任務,汪清不得不含淚離開了病入膏肓的母親。

九零年秋,汪清完成了省里的創作任務,歸心似箭地返回家鄉,途中得到了大喜過望的消息:《強音符》已入選亞運會美術作品展。不久,汪清領到了中國奧委會,中國美術家協會,亞運會組委會發給他的入選證書、捐獻證書和獎品。

九一年三月十二日,國家體委向汪清發來了正式通知:“《強音符》”已被國際奧委會收藏,并參加了在瑞士洛桑舉辦的《中國當代體育美術作品展》。中國體育報以大幅版面報道了這次美展的盛況。薩馬蘭奇先生在開幕式上致詞說:“北京亞運會期間,中國舉辦了一個非常好的藝術展覽,作品水平非常高,這次展出的作品會讓瑞士人感到驚訝。”洛桑市主管體育的負責人在講話中指出:“過去人們從長城以外看中國,這次展覽將使人們從長城里面了解中國。”參觀者普遍反映:“中國的藝術品很新鮮,很吸引人,非常富有想象力”。油畫《門》,《加入》《強音符》尤受觀眾青睞。被薩馬蘭奇先生選中并收藏于國際奧林匹克博物館的26件當代中國體育藝術品中,四川有四件,內江唯有《強音符》一件,這是建國四十年來內江油畫作品“沖出亞洲,走向世界”的最高榮譽。

人們交口稱贊:汪清成功了!可是汪清心里明白:自己的進步,全靠組織的關懷,家人的支持和恩師的指導。面對各種獎勵和贊揚,汪清非常淡然,因為他心中時刻銘記著母親彌留之際的遺言:千萬不要驕傲!就在收到國家體委正式通知的前一天——三月十一日凌晨,含辛茹苦養育他成長的母親與世長辭了。珊珊來遲的喜訊只能蔚籍九泉之下的母親靈魂,汪清悲痛的淚水點點滴滴灑在浸透著母親心血的獲獎通知書上。

此文與原畫作《強音符》同名,1992年1月發表于《四川教育導報》。

▲汪清近照

汪清簡介:

汪清,四川師范大學二級教授,先后任四川師范大學藝術學院、美術學院、數字媒體學院副院長、現為影視與傳媒學院副院長,學術委員會主席,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藝術研究院特聘畫師,四川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四川省文學藝術家聯合委員會委員,四川省政協書畫院油畫藝委會委員。全國優秀教師,全國高校曾憲梓教師獎獲得者,四川省優秀青年骨干教師,四川省藝術教育先進個人。其優秀事跡被國家級20余家報刊雜志發表,并被有關部門錄制成電視專題片和廣播節目在全國、省、市播放。以油畫藝術為主要研究方向。已先后有百余幅作品參加全國、全省美術大展,二十余幅作品獲獎,四十余幅作品被國家美術出版部門出版,向海內外發行,同時被國家級美術權威核心期刊《文藝研究》《美術》《美術觀察》等發表。有多幅作品被中國美術家協會選赴瑞士、美國、西班牙、日本、東南亞諸國及香港、澳門地區展出,被國際性大型博物館永久性收藏。其中代表作品油畫《強音符》在國內大型美展中獲獎后,被國際奧委會分別選展于瑞士和西班牙《國際藝術大展》,在海外引起轟動,由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親筆簽名,永久性收藏于國際奧林匹克博物館。對美術理論和美術教育,有較深入的研究,先后有多篇論文在國家級美術權威核心期刊《文藝研究》、《美術》、《美術觀察》,《光明日報》“文化周刊”頭版頭條、《人民日報》“美術世界”專版上發表,并有論文榮獲全國優秀論文一等獎。主持多項省級重點課題,其中《水彩》獲省級精品課程,《美術學》獲省級特色品牌專業。

作者簡介:

陳福章,生于1954年2月,教過書,從過政;愛好運動,讀書、下棋;早年偶有通訊、隨筆,雜談在報刊上發表,現退休賦閑,重拾拙筆寫點段子,聊以自慰。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上一篇:簡陽中學名師汪石夫[ 01-06 ]
下一篇:簡陽中學食堂的今與昔[ 01-08 ]
JBO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 官网竞博|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