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文學成了信息時代的古典之殤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21日 點擊數: 字體:
莫讓文學成了信息時代的古典之殤
王樂賓

“3458首詩”“25萬字”“2041次出現山”“1732次出現我”……在大數據技術支持下產出的這份關于蘇軾的課題研究報告在近日的朋友圈中獲取了極高的點擊量,被各大媒體紛紛轉載。在驚嘆之余,卻也讓人不禁思考,由數據分析得出結論的成功,是否真的可以和了解蘇軾、了解文學畫上等號?

在信息時代下,大數據蔓延到生活中的各個角落,許多公司都在用大數據悄悄地觀察與分析著我們的生活記錄,通過數據定向投放廣告,通過數據分析來舉辦各種促銷活動,通過數據分析優化得出最優的物流線路……這些科技應用一次次地讓人們感嘆科技給人們生活帶來的質的改變。而此次,文學這個值得深入探討推敲的學科,竟也被“成功”地套入了信息時代的“大數據公式”,得出了“所求的解”,不禁讓人再次驚嘆大數據的力量之大。

然而,文學是否真的可以如此地被量化?如此量化得出的解,是否真正完成了我們對于文學的探究?

筆者認為,答案是否定的。文學的意義在何?在于文學除了擁有外在的、實用的、功利的價值以外,更重要的是它還擁有內在的、看似無用的、超越功利的價值,即精神性價值。周國平有言:“吟無用之詩,醉無用之酒,讀無用之書,鐘無用之情,終于成一無用之人,卻因此活得有滋有味。”文學的意義不是正在于此么?文學的無用之用,正是文學之于人的最大意義所在。

小學生讀蘇軾之詩,了解蘇軾的人生,便是為了體驗蘇軾之樂,理解蘇軾的情懷,感受“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的意氣風發的年少,體驗“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的離殤,欣賞“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無也無晴”的灑脫……從而豐富自己的內心,感受到詩和遠方的情懷。而非將卷帙浩繁的詩篇打包丟進數據分析軟件,讓計算機冷冰冰地檢索所有文字,最終生成圖表,得出結論。研究文學在大數據工具的“幫助”下,被簡化成解數學題,何來情懷與熏陶?文學的意義又何處尋覓?

誠然,對于蘇軾的遣詞造句,對于蘇軾的成就,大數據分析固有其意義所在,量化分析固然能大大提升速度,提高精準性。文學研究,套入“大數據公式”得出的解是對的,是精準的。但是文學研究,更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論。文學研究的過程中,沉浸到文學作品中,一次次忘我的那些時段,我們感知不到時間,我們感知不到除了文學以外的其他事物,唯有那靈魂與靈魂的交融。如此研究之過程,豈是其他工具所能取代?如此之情懷,豈是冰冷的數字所能給予?

“高樓大廈奪走了地平線,灰蒙蒙的塵霾,空氣中老有油乎乎的膩感,即使你捂起耳朵,也擋不住車流的喇叭,沒有曠野遠山,沒有莊稼地,只有牛角一樣粗硬的黑水泥和鋼化磚。”信息時代下,人類的生活也建立起了一座座無形的高樓大廈,生活的曠野遠山早已被信息的水泥森林取而代之,數據的車流在生活的各個角落越來越擁擠。

我們應該警醒,莫讓文學,也成了信息時代的又一個古典之殤。

?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JBO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